人口红线规划:2020年上海人口控制不会超过2500万

时间:2019-03-14 02:39:54 来源:阳山信息网 作者:匿名
  目前,全国两个城市已经集中开放,北山光等特大城市提出了人口“上限”的控制方案:北京在2020年提出了一条拥有2-3百万常任人口的红线,上海建议在2020年控制人口不超过2500万。目标,广州提出适度控制人口规模。 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除了极少数特大城市外,大学毕业生,技术工人和留学回国的限制将完全放开。专家指出,城市人口规模差异调节的信号已明确界定:特大城市严格控制人口规模,中小城市加快开放体制。 根据“新华观点”发布的官方统计数据,在“十三五”期间,北京和上海分别约有130万和75万人。人口“上限”可以阻止人们流入大城市吗? 关于人口规模“上限”的四个问题 这个城市人口增长的空间是什么? ——未来五年,北京和上海的人口将少于130万和75万。 在当地举行的两次会议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总人口:北京市市长王安顺22日表示,2020年北京的人口上限应控制在2300万以内;上海市长阳雄24日表示,“十三五”期间,上海将坚持全面政策,严格控制人口规模。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2500万元以内。此前公布的广州“十三五”规划提案还提出,国家对特大城市采取适度的人口控制政策,适度控制人口规模。 “目前北山光等特大城市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城市的承载能力,设定人口的上限是最后的手段,”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余安表示。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玉凯表示,特大城市和一些大城市的人口压力过大,综合承载力之间的矛盾正在加剧。空气污染,交通拥堵和公共安全等“城市病”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中国有六个符合条件的特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和重庆。其中,北京与上海的矛盾更为突出。截至2014年底,上海,广州和深圳的常住人口分别达到2425万,1,308万和1077万。根据北京市政府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5年底,北京的常住人口为2175万。 根据这一计算,未来五年北京和上海将有不到130万和75万人。 “天花板”可以阻挡人们的湍流吗? ——未来五年北京和上海的人口平均增长率必须控制在260,000和150,000之间,面临许多挑战。 从2000年到2012年的12年间,北京的流动人口增加了517万,每年增加43万;上海每年增加530,000;广州每年增加43万;深圳每年增加56万。根据北京和上海的目标,未来五年的人口平均增长率必须控制在26万和15万之间。 记者发现,近年来,北京和上海的人口增长率已大大降低。然而,专家认为,北京和上海等城市将面临许多挑战,以实现其控制目标。 ——对GDP的短期牺牲。 “人们都在这个行业,而这个行业正在离开。限制行业需要短期牺牲GDP。“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认为,这是全国许多城市公布的人口目标的重大突破。原因。记者了解到,北京和上海现在都在调整落后产能作为一种突出的方法。上海还提出了“控制总体建设过度增长,遏制人口过多流入”的方法。 ——“黑色战斗。”胡刚说,由于移民人数众多,永久户籍信息是主体,基数不明,手段落后已成为人口和公共服务的短期规制。 一位基层干部直言不讳地说,外国人口的统计数据只能算在派出所登记,手机卡等综合估算上。 “底部不清楚,而且只能是”黑手党“。希望政府部门之间建立统一的大数据信息平台。“ ——“拆迁游击战”。近年来,政府与流动人口之间出现了“拆迁游击战”现象,“你拆除了我,越走越远”。复旦大学教授任媛表示,随着流动人口迁移到城市边缘,有必要避开拉美陷阱“城市贫困带”。缓解人口的根本方法是什么? ——要稀释人口,首先要调整城市的产业布局和功能定位。 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陆燕表示,为了缓解人口,首先要调整城市的产业布局和功能定位。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世祥22日表示,北京的非资本职能主要包括四大类:一般制造业,区域物流基地和区域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和公共服务职能,以及一些行政和专业服务组织。 。 王玉凯指出,北京最新,最明确的定位是国家政治,文化,国际交流和科技创新中心。它并没有强调经济中心的定位,这意味着通常可以在该领域发展的行业可以被解散。 根据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上海将推动新兴产业的加速发展和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全年淘汰落后产能约1000个。上海市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马云安表示,在建筑行业,上海目前有90万建筑工人和60万农民工。如果将来建房的方式从现场施工变为工厂装配,将减少对建筑工人数量的需求,同时减少空气污染。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和上海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了减少土地和严格控制土地使用的建议。北京提出,2020年建设用地总量将控制在2800平方公里,上海还提出建设用地总量应在3,185平方公里以内。 胡刚说,北京和上海的建设用地总规模占行政区域总面积的很大比例,明显高于许多国际大都市。过剩的建设用地会影响城市环境和发展质量,而严格控制土地开发强度将有助于加强人口调控。 居住许可,积分结算和人口控制如何平行? ——人口的拟议“上限”并不意味着居住许可和结算系统将被边缘化。 对于特大城市,如何控制人口以及如何实施外国人口的公共服务? 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国务院颁布了“居留许可暂行条例”。各地应根据当地情况,加快制定详细规则,使不同类型的临时居留许可和更高价值的居留许可制度覆盖所有未决城镇。人口。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上海的常住人口为996.4万。截至2015年底,北京的常住人口为822.6万。常住人口约占常住人口的40%。专家表示,拟议的人口“上限”并不意味着居住许可和结算系统将被边缘化。大城市的人口调控不仅要看数量指标,还要关注人口结构,质量和合理布局。居住证和积分结算系统有助于促进人口结构的调整。 目前,上海公布的居留许可方式和北京评论草案对居留许可更加宽松,积分结算的门槛更高。王玉凯说,对于大城市来说,居住证和积分的进一步整合应该是解决“北京漂流”和“上海漂流”的制度渠道。 记者获悉,北京居留许可和积分的具体办法仍处于意见总结阶段。 “如何确定具体的解决点,现在我在网上寻求广泛的意见,并努力争取科学。”李世祥说。 手机访问上海本地宝藏之家

http://www.hhx.cq.cn 京东多媒体网